288易发发汽车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发布 > 中小银行危机

中小银行危机

发布时间:2017-07-05 文章来源:288易发发汽车网 作者:admin 人气:
    多年高歌猛进之后,金融“去杠杆”迎面而至,以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如何渡过时艰,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位?
 
  “一季度MPA考核没达标,二三季度也很难。只能看年底努力了。”一家北方地区城商行董事长说,只能卖掉大量高收益资产,“很心疼”。
 
  6月将迎来央行二季度的MPA(宏观审慎评估体系)考核,一些中小银行早早就忙碌起来——汲取一季度末期非标资产泛滥、少人接盘的教训,这次要赶个早集。
 
  而此前,从3月28日至4月12日短短两周内,银监会连发《关于开展银行业“监管套利、空转套利、关联套利”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》等多份文件,从服务实体经济、监管处罚、防控风险等方面 “去杠杆”,大批银行承压,尤其是以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。
 
  “监管越来越严。”前述城商行董事长表示,十多年来首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——以前还只是盈利压力,盘算着如何活得更好。如今实体经济有待振兴、不良贷款飙升、利差明显收窄、产品严重同质化、新金融竞争白热化和团队建设滞后等一系列难题叠加。
 
  在对四川、河南、河北等多省市调研中,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发现,中小银行普遍感到“紧日子”来了。
 
  脱胎于城市信用社和农村信用社的城商行、农商行,曾历经了20多年高歌猛进的发展。城商行总资产2016年末达到28.24万亿元,为1995年的40余倍,近十年来每年的资产增速均超过银行业均值,近五年更是翻了一番。城商行数量最高峰时达150家,兼并重组后也有133家。
 
  规模膨胀的同时,近年却现利润下滑和资本充足率之忧。早在2015年,39家城商行就出现利润负增长,主要分布于东北、西南、西北等非沿海地区。有监管人士表示,其生存实况和真实风险还有待全面摸底。
 
  部分中小银行试图向金融科技等方向转型,但存在概念不明、技术不灵、人才不强等问题,有的简单停留在“理财超市”概念上。
 
  在防控金融风险被摆上更重要位置的当下,作为中国银行(3.680, 0.00, 0.00%)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中小银行的前途关乎全局。
 
  不再是“香馍馍”
 
  中小银行牌照和股权曾为资本热捧,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。
 
  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获悉,有三家西南、西北地区城商行大股东先后“易手”,近期又收到山东两家地级市城商行待价而沽的消息。
 
  其中一家截至2016年末的资产总额约600亿元,较年初增幅20.53%,且净利润约4亿元,此次出售其50%控股权,出让底价约45亿元;另一家净资产77亿元,净利润7.8亿元,以底价92亿元出售总股本的40%。
 
  “银行不再是‘香馍馍’。”一位银行大股东负责人说,“小银行生存都难。”
 
  以城商行、农商行为主体的中小银行,脱胎于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的城市信用社和农村信用社。其中,城信社自1985年诞生至1994年末飙升至约5200家,不良率飙升。1995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组建城市合作银行的通知》,由央行主导将全国的城信社整合为城市合作银行,后又陆续更名为城市商业银行。而农商行,眼下仍有一部分未完成改制,还保留着农信社体制。
 
  银监会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4月,我国银行业总资产232万亿元,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分别占比12.6%和13.5%,两者之和占比26.1%。前者的资产增速高达21.3%,远高于同期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9.9%和13.5%。
 
  高扩张的背后,风险也逐渐显现。
 
  其一,高利润时代结束,且分化明显。
 
  宏观经济背景下,以民营企业和周期性产业为主要客户的中小银行受到冲击。城商行一季度资产利润率已跌至全行业谷底0.88%,明显低于同期国有大行的1.15%。
 
  民生证券研报显示,截至2016年末,有3家城商行资产增速为负(分布在辽宁和宁夏),39家城商行利润增速为负。今年2月,中国银行业协会《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(2016)》(下称《报告》)显示,受访的银行家预计,未来三年的营业收入与税后利润将明显下滑——接近九成的人预计两者增速将低于15%,约七成的人预计将低于10%。
 
  “困难较多,且分化明显。”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表示。
 
  例如,从2015年开始,有30%的城商行利润增速在20%以上,也有33%的城商行利润负增长。两个梯队中,最高利润增速可达100%,最末尾则低至-100%。
 
  其二,中小银行成为“资产荒”中的弱者。
 
  2015年以来,“资产荒”成为银行业的共性难题,并非真的无资产,而是负债成本攀升,优质资产匮乏。
 
  一方面,传统的投资类资产中,货币基金收益仅约2.5%,股票和大宗商品风险增大,银行委外理财中的债券、存款、非标债权类资产仍占据近八成。另一方面,授信类资产中优质贷款利差低,非标资产中房地产(14.940, 0.14, 0.95%)(000736,股吧)等高收益也在下降,加之监管政策不断收紧,“好资产”骤然萎缩。
 
  对“好资产”的获得能力是银行生存的关键。相较于大行,中小银行难言优势。
 
  贷款方面,房地产调控抑制了居民贷款,使得政府投资成为银行信贷扩张的主要渠道。但政府基建项目通常金额巨大,银监会规定须组织银团贷款,这就引发了大小银行间的资源争夺战。
 
  “小银行很难独自承接大型基建项目,分一杯羹都很难。”河北某城商行董事长说,中小银行因信息不对称和议价能力低等明显劣势,多数只能靠银团贷款分得一点授信份额。
 
  其三,经济降速,股东们亦面临流动性紧张。
 
  “银行利润少了,就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拿利润来补充资本金。”董希淼说。
 
  具体来看,资产利润率低和不良率上升,使得资本充足率深陷困境——前述银行股东负责人表示,此前IPO停摆消磨了股东们对资本回报的信心,尽管少量银行也以登陆H股、发行优先股、发行一级和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进行缓解,但体量远远不够,“一些‘鸡肋型’银行,不如卖了。”

288易发发汽车网 关于我们 交易过户 免费发布 明升ms88 网上博彩排名